喘证

2015-08-30

喘证

1、王某,男,65岁,2014年1月24日初诊。

主诉:动则喘憋4天。

现病史: 4天前无明显诱因出现喘憋,活动后尤甚,痰少质黏,伴有恶心。服用抗菌药物4日,药名不详。药后喘憋未缓解。现症:喘憋,汗出乏力,自觉身热,口渴思凉,大便偏干,日一行,小便色黄,纳食尚可,舌苔薄白,脉弦滑。

辨证分型:温燥伤肺,气阴两伤

治法:清燥润肺,益气养阴

处方:杏仁10g   生石膏先煎20g    太子参20g   麦冬30g

枇杷叶10g 阿胶珠烊化10g    桑皮10g   胡麻仁15g

炙甘草5g    鱼腥草30g    生地30g   元参30g

4剂,日一剂,嘱饮食清淡。

       药尽剂,诸症悉除。

按语:患者发病虽为冬月,但久晴无雨,气温偏高,致温燥伤肺,肺失充养,肺之气阴不足,以致气失所主而喘促,气阴两伤。燥热伤肺,肺失肃降,故有气逆喘憋,乏力等症状,气阴亏损,可见口渴便干。故以清燥救肺汤为主方,方中桑皮清宣肺燥;石膏清肺热;麦冬润肺燥;杏仁、枇杷叶泄肺降逆,止咳平喘;阿胶、胡麻仁润肺养阴;太子参、炙甘草益气和中。鱼腥草清热解毒加强清肺热之力,生地、元参取增液汤之义,清热养阴润燥。王老抓住其症之根本,患者仅服四剂药而痊。

2孙某,男,81岁,2014年1月14日初诊。

主诉:喘憋1天。

现病史: 2日前患者不明原因恶寒发热,社区医院以“感冒”治疗后热退,具体用药不详。昨日热退后,夜间突发喘憋,咳嗽,痰粘不易咯出,现症:喘咳,口苦口干,咽痛,时有寒热,二便尚调,舌苔白,脉弦滑。

辨证分型:少阳、太阴合病。

治法:和解透表,宣降降气。

处方:柴胡20g   黄芩10g    法半夏10g   杏仁10g

鱼腥草30g生石膏先煎20g杏仁10g    浙贝10g

桑皮10g    桑叶10g    麦冬20g   牛蒡子10g

桔梗5g   百部10g   炙甘草3g

6剂,日一剂,嘱饮食清淡。

      药尽5剂,诸症悉除。

按语:外感风寒之邪,未能及时表散,邪蕴于肺,壅阻肺气,肺气不得宣降,因而上逆作喘,本应宣肺平喘,此例妙在王老根据患者口苦、口干,时有寒热等表现,判断其表寒未解,邪已入半表半里之少阳,为少阳、太阴合证。故以小柴胡汤加减治疗。方中柴胡和解少阳,黄芩清热,二药共用和解枢机。生石膏辛甘大寒,清泄肺胃之热以生津,法半夏清热化痰;杏仁降气止咳平喘,桑白皮以降气平喘为主,桑叶以宣肺平喘为要。二药伍用,一宣一降,宣降合法,清热平喘止咳甚妙。鱼腥草、桔梗、牛蒡子清热解毒,宣肺利咽;百部﹑麦冬﹑浙贝温润止咳;甘草益气补虚,清热养阴;诸药合用故能起到和解枢机、宣降肺气的功效。


上一篇:外感发热
下一篇:胸痹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